您的位置:

首页>生活都市>二嫂舒服的呻吟

二嫂舒服的呻吟
自从二哥有了外遇后,我觉得有了希望,处处留意二嫂。
  二嫂已经三十岁,比我大一岁,但她在我心中就是女神形象。那年,我和正在热恋中的妻子去看未来的岳父母,第一次见到二嫂,她就让我眼前爲之一亮。
  她身材不高,只有一米六,稍稍有些胖,正符合肉感女人的标準。白净的一张脸,大眼睛闪着光芒,不薄不厚的红嘴唇,一笑就露出洁白的牙齿。她不是杨柳细腰,但因爲胯骨很宽,显得体型十分均匀,特别是那大屁股,鼓鼓囊囊,厚厚实实,确实迷人。
  二嫂是东方航空的,穿便服的时候比较少,只要见到面,就会看到东方航空的制服,洗的非常干净,又非常合体,上面卷发披肩,下面半高跟黑色皮鞋铮亮,怎麽看都是一个标準的女人。我很纳闷,这样标志的女人,二哥怎麽能放弃,在外面要找女人呢?每次看到二嫂紧皱着眉头,我就心疼,恨不能立刻把她拥到怀里,好好安抚那颗受伤的心。
  我认爲的机会终于来了。那天我喝了些酒,正好在路上遇到二嫂,我借着酒劲和她聊天,故意的说起二哥的事,说替她惋惜。二嫂见我有些摇晃,说:「弟弟,你喝多了吧?」我却认爲机不可失时不再来,就像二嫂表达爱慕之情,说:
  「嫂子,别搭理我哥了,其实我很喜欢你。」二嫂睁大了眼睛看着我,表情十分惊愕。我就把手伸过去,按住了奶子。当时街上还有人路过,二嫂连忙把我手拿下来,说:「弟弟,你喝多了,回家去吧。」然后,一转身走了。
  我当时真是糗透了,本来想的好好的,应该这样说,嫂子,我有件事一直想和你说,我喜欢你。如果你不愿意的话,我马上离开,以后也不会骚扰你,请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。然后就静观其变,按理说,二哥有了外遇,二嫂此时的心情一定不好,很快的就能给我答複。可偏偏我有些喝醉了,伸出了鹹猪手,这让我后悔不已,整天坐卧不甯,生怕二嫂把这件事说出去,我没脸做人。以后的日子里,我每次见到二嫂都不好意思,想解释又没有机会。还好,二嫂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。
  一次,在岳母家,二嫂警告二哥,说:「美月,我们可以将心比心,我要在给你戴上绿帽子,你会怎麽想?」
  二哥是一个极其小心眼的人,又很自私,準确的说,还是一个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的人,但是,他又是很装逼的一个人。听了二嫂的话,他说:「你怎麽那麽小心眼呢?其实我在外面就是逢场作戏,和你才是真的,我们毕竟都有孩子了。」
  二嫂说:「那我在外面也逢场作戏,你会怎麽样?」二哥说:「我是男人,你是女人,这一点懂不?」二嫂说:「别管男人还是女人,我就问你,我像你这样,你能受得了吗?」于是,两个人争吵起来。二哥一直说自己是逢场作戏,作爲男人是应该的,因爲现在的男人都是这样,就是不回答二嫂的问话。而这时,一向护犊子的岳母,却在一旁帮儿子说话,她说:「小静啊,看开点吧,现在就是这个时代,你看看你二舅,不也是一样吗!再说了,小河挣钱不是交给你吗?证明心里还是有这个家。慢慢来,以后岁数大了就好了。」二嫂气得翻了翻白眼,气得没说话,而是看了我一眼。后来才知道,二嫂这些对话就是给我听的,但当时我没明白。
  转眼到了春节。初三这一天,是岳母家大团聚,儿子儿媳和女儿女婿领着孩子都来了。现在过年哪都一样,除了吃喝外,剩下的就是打麻将玩。岳母家是两儿两女,麻将却只有一副,所以每家只能出一个人玩。我是个怕媳妇的人,向来不去争抢位子,在另外一个房间里带孩子。而二嫂喜欢玩,往年常常和二哥俩争夺位子要争吵一会,最后还是挣不过二哥,只好坐在一旁观看。可今年,二嫂没有去争夺位子,也没有在一旁观看,和我在一个屋子里,但她眼睛直直的看电视。
  和往年一样,等孩子玩累了,横七竖八的睡着了,我就要回家,因爲我习惯睡宽敞的地方,不喜欢和孩子们挤在一张床上。见我要走,二嫂也站起来,说也要回家。二哥虚情假意的站起来,让二嫂玩,二嫂冷冰冰的说:「不玩!」这也正符合二哥的意图,二哥是见到玩就走不动的人,就嘱咐我,说:「弟弟,把你嫂子送回家。」然后又很关心的说一句:「送上楼,你嫂子怕走夜路。」二嫂不冷不热的说:「不用你关心,能把自己管好就行了。」我家住公园区,正好顺路。当时,我还没有汽车,和二嫂骑着自行车一起走。
  一路上,我心里即高兴又害怕,高兴的是第一次和二嫂,这样的美女单独走在一起,心里泛起波澜;害怕的是,上次求爱刚过两个月,记忆犹新,怕二嫂责难。
  所以,在路上我们谁都没有说话,就这样闷着头骑自行车。转眼就到了少 年文化宫,按理说我应该继续往前走,二嫂拐弯再走二百多米就到家了。就按着二哥的吩咐,和二嫂一起拐弯骑了进去,来到了二嫂家的楼下,锁好车子,把二嫂送上楼。
  二嫂家住在二楼,楼洞里感应灯坏了,一片漆黑,我用手机里的电筒照亮,二嫂找到钥匙打开门,伸手把餐厅里的灯打开,霎时间楼梯走廊就亮了。我转身要走,就听二嫂说:「进屋坐一会吧。」语气好像是客气话,又好像是在请求,我一时也分辨不出,就说:「不啦!」往楼下走去。二嫂说:「我有事想问问你,进来吧。」我回头看二嫂,因爲客厅里的灯在她后面,看不清脸上的表情。但是我十分想和二嫂在一起,所以我回身上来,走进屋里。二嫂顺手把门关上了。
  二嫂的家是个单间,双阳的房子。进门就是餐厅,简直走是厨房,往左拐是卧室的门,门边是厕所。我随着二嫂走进卧室,这个卧室只有十五平米左右,平时也当客厅用,所以有一个二人沙发,我习惯的坐了上去。沙发旁就是一张二人床,这就是二哥和二嫂睡觉的地方,我每次来都要看着床暗想,这就是美女二嫂挨肏的地方。床的对面摆着立柜、电视柜、还有一个梳妆台,屋里显得很拥挤。
  「弟弟。」二嫂脱下大衣,挂在衣架上,「那天的事你还能记得不?」回身坐在床上,看着我。
  我知道她问的是那天我酒醉之后,伸出鹹猪手的事,不由得一阵心慌,暗想:坚决不能承认!于是说:「哪天?什麽事?」「呵呵。」二嫂惨笑了一声,「作爲一个男人,那天有胆量表达,今天怎麽没有了呢?」
  我不知所措,继续装很无辜的样子,说:「嫂子,我喝多了,都忘了。」「呵呵。」二嫂又笑了,「喝多了都能记住,那天的事却不记得了吗?」「我喝醉了就什麽都不知道了。」我还想负隅顽抗,说。
  「哼!」二嫂的脸冷冷的,用鼻子哼了一声,「你真不是男人,走吧!」下完逐客令后,歎了一口气。
  此时的我,从乱糟糟的脑子里清醒过来,我觉得这是一次绝好的机会,不能再错过了。可是,二嫂要是征讨我怎麽办?我还是小心爲好,于是,我扑通跪在地上,扶住二嫂的腿,说:「嫂子,我想起来了,那天是我错了。我哥对你实在不公了,你对他实心实意,他还让你伤心,我看着心疼,才做出那个举动的。」见二嫂仍旧坐在床上没有动,我接着说,「嫂子,实话实说吧,我自从见你第一面,就对你有了好感,一直想拥有你。可是当我看到你和我哥那麽恩爱,我只有把这种爱深深的埋进心里。去年,我见我哥有了女人,就觉得机会来了,有了不良的想法,这才……」我说了很多的理由后,又接着说,「嫂子,我知道你那麽漂亮,根本就看不好我,是我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,是我混蛋。嫂子,求求你,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,好吗?」
  「弟弟,站起来,抱抱我好吗?」二嫂拉住我的手,同时站了起来。
  二嫂的话声音一点不大,但是就如晴天霹雳,把我脑子震的嗡嗡直响,真的不敢相信这是二嫂说的。我呆呆的擡起头,看着二嫂,那大眼睛中含着晶莹的泪珠,默默的低着头看着我。我不敢造次,说:「嫂子,原谅我吧,以后我不敢了。」「抱抱我好吗?」二嫂看着我,两颗泪顺着漂亮的脸蛋流了出来。
  这回,我不但亲耳听到二嫂这麽说,还亲眼看到是从二嫂嘴里发出来的。于是,我站了起来,紧紧的把二嫂揽在怀里。二嫂也紧紧的抱住我的腰,竟然嘤嘤的哭泣起来。我说:「嫂子,委屈你了。」抱得更紧。二嫂「嗯」了一声,脸贴在我的胸前,抽泣的更厉害,同时也更用力的抱紧我。我本想去擦干二嫂脸上的泪水,可又舍不得放手,于是我低下头轻轻的用脸擦拭她的脸,二嫂默默的接受了。我的胆子慢慢大了起来,用嘴去吻热泪,然后用舌头舔舐那苦涩的泪水。就在我要舔舐她嘴边的泪水的时候,二嫂把她的嘴迎上来,堵住了我的嘴,立刻我们开始亲吻起来。
  这时刻是我永远难忘的。二嫂的泪水是苦涩的,但小嘴是香甜的,特别是那小舌头在我嘴里灵活的运动着,好像舔到了我的心里,使我浑身上下有一种骚动。
  我的手慢慢下滑,搂住想念已久的屁股上,捏了一把,比我想象的要柔软。
  二嫂松开嘴,轻轻的说:「不要这样。」可我此时已经按捺不住,把双手都按了上去。
  二嫂没有继续反对,搂住我,小嘴又贴住了我的嘴。
  「我有些迷糊,想躺一会。」二嫂说。
  我抱住二嫂往床上放。二嫂一伸手,把灯关了。我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麽了,压住二嫂仍然亲嘴,手却在身上乱摸着。就在我要解裤子的时候,二嫂有些反抗,但又不反抗了,相反的配合着我。不一会,二嫂的衣服就脱光了。借着窗户外路灯的光亮,我看到二嫂的身体是那麽冰洁玉清,使我的鸡巴硬如钢铁。二嫂说:
  「不要啊!」拉住我,禁止我脱自己的衣服。我只好趴上去,一边吻着二嫂的嘴,一边脱衣服。最后二嫂惊叫一声,说:「妈呀,你什麽时候脱的,我都不知道。」然后又说,「弟弟,别这样,我们亲亲摸摸就行了。」可此时的我,绝对是一个正常的男人,绝不会善罢甘休的。我的手指抠进了那湿滑的阴道,里面已经是洪水泛滥了。
  「弟弟,慢点,我好久没做了,有点怕!」二嫂终于叉开两条腿,让我跪在中间。
  「嗯!」我答应了一声,握住鸡巴,慢慢的慢慢的插了进去。
  二嫂的阴道很湿滑,一点也不费力。当我搂住二嫂滑嫩的双肩,下面大力抽插的时候,二嫂已经放下矜持,嘴里咿咿呀呀的哼着,屁股一上一下的迎合起来。
  看来真是好久没做爱了,我只抽插几下,二嫂就开始全身抽搐着、扭动着,双手在我后背上乱抓乱挠起来,在路灯的辉映下,我看到二嫂的脸是扭曲的,但扭曲也有异样的美丽。我知道二嫂的高潮来了,更加卖力气的抽插起来。不一会,二嫂像洩气的皮球,全身瘫软下来,美丽的面容也恢複到了正常。而我,也在她高潮的时候,把精子统统射进阴道里。
  这一夜,我没有走,就这样搂着二嫂倒着的。我们都知道,二哥是见了打麻将就走不动路的人,更何况我妻子、小舅子和连襟在家里,二哥是不会回家的。
  但是,我和二嫂都没有睡,一直聊着,我这才知道,二嫂完全是爲了报复二哥,才和我上床的。一开始,二嫂十分愤恨,根本不怕二哥堵在家里。可我却很怕事情败露,于是告诉二嫂,如果我们第一次就被发现了,报复就不算成功,我们要长久并且不让二哥知道,才能起到报复的作用。二嫂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,答应了我们以后还要这样做爱,但她又怕我会抛弃她。爲了让她信任我,我又做了一次。就在早上要起床的时候,我们又做了一次。
  初四,我们要去亲戚家拜年的,所以我们必须去岳母家。爲了不引起怀疑,二嫂先走的,而我在二嫂家吸烟看电视,一直等到妻子来电话,问我怎麽还没来,我谎说刚起床,马上就到,这才慢悠悠的骑着自行车往岳母家去。
  二嫂虽然有些困倦,但精神很好,不再愁眉不展,相反的有说有笑,恢複到往日快乐的样子。只有我心里知道,一个接受性爱后的女人,就会一身轻松。我看着二哥和二嫂的亲热情景,我不禁暗笑,这个傻逼还不知道他媳妇体内,正流着我热情奔放的精子呢。二嫂偷偷转过头,看了我一眼,挤了一下眼睛。而我则暗自高兴,因爲我终于得到了我想得到的女人了。
  二、
  自从和二嫂有了这一次后,除了星期六和星期天,几乎天天在一起做爱。原因是,我的单位离二嫂家不远,走路只需五分锺;而二嫂的单位离家也不远,骑自行车也就七分锺,所以我们天天中午见面。本来,我们单位都是有食堂的,但爲了中午这难得的时间,我们都放弃了食堂,就在二嫂家吃饭。一个半小时的时间,是足够用的。而二嫂东方航空,管理本来就不严,她可以提前回家,做好饭菜等着我。说句实在的,二嫂的手艺不错,我很喜欢吃。
  二哥的单位离家很远,即使外面没有女人,他也不回家的。现在有了女人后,中午就更不能回家了,甚至到了晚上也要住在那女人的地方。但是,我晚上不能陪着二嫂,因爲她儿子已经五岁,明白事了,看见了我会说出去的。再说了,也不知道二哥什麽时间回家,堵到了就不能完成二嫂的报复计划了。所以说,中午是绝好的相聚时间。我妻子也很爱玩打麻将,晚上很晚才回家,如果她需要了,我也有充足的时间来储存精子来应付她,故此我和二嫂相聚是神不知鬼不觉。
  每次来二嫂家,我都要在楼下徘徊一阵,等没有人的时候,才上楼。二嫂也摸準我的时间了,就在二楼的窗户里看着,等我上楼来,就把门开一条缝隙等着,见我上楼才把门打开,我一闪就进了门。如果遇到楼上下来人了,听到脚步声,二嫂会把门关上,然后等脚步声走远了,再次把门打开。而我假装继续上楼,然后在悄悄的下来,进屋。
  进屋后,第一件事就是把二嫂抱住,亲嘴,双手紧紧的抱住二嫂的屁股,捏着,摸着。二嫂会笑呵呵的说:「吃饭吧。」于是,我就抱着二嫂坐在腿上,或者搂着她一起吃饭。每次吃饭,我不亲自动手,都是二嫂用甜蜜的笑容看着我,一口一口的喂我,而我的手大多在衣服里,揉着那大奶子。二嫂的奶子也很大,我十分喜欢。二嫂也愿意这样,把酒送到我嘴边,一边亲着一边喂。我们就像新婚的小两口,过着无比幸福的中午。
  吃完饭,我就脱光了先上床等着。二嫂把碗筷收拾好了,就会笑嘻嘻的进屋,也上床倒着,等着我把她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去,然后我们就进入正题——开始做爱。有时候打开DVD ,我们一边看着黄色影碟,一边照着里面的套路学着做。
  每次,我都要等到二嫂高潮后,才把精子射进去,然后美好的中午时光就度过去了。我们开始嬉笑着穿衣服,还时不时的说笑一番。
  快到快一点的时候,也是我们分手之时。我们会站在门边,一边亲吻,一边听着外边的声音,如果有人走动,我们就在那里亲吻摸屁股。一直等到人走远了,二嫂会迅速的张望一下门镜,确认没有人了,才打开门,我一闪走出屋子,然后像正常一样,步行上班。而二嫂则在我走后不久,才出门下楼,骑着自行车上班去了。我总是开玩笑说:「嫂子,你是带着我的精子去上班的。」二嫂会撅起小嘴说:「胡说,我在厕所里洗干净了。剩下的,我只有带着走了,终不能用手一点点抠出去啊!」
  我很喜欢二嫂的大屁股的,洁白如玉,还那麽厚实宽大。经常让二嫂趴在床上,然后我跪在一旁,用手摸、捏、推拿,用脸贴,用胸蹭,用嘴亲。还掰开屁股,舔舐屁眼,顺便把阴道也给舔了。一开始,二嫂问:「你不嫌髒吗?」我说:「爱一个人,就不会嫌弃她任何地方。」二嫂听了非常激动,说:「弟弟,你真好。你哥从来没像你这样做过。」然后,我跪在两腿之间,用手扶住两边轻轻一使劲,二嫂就明白我的意思,把雪白的屁股擡起,我的鸡巴就从后面插了进去。
  可是,二嫂从来不给我做口交,这让我很失望。终于在一天里,我们改变了。
  这天,我们一起看光碟,里面正在上演口交。我把鸡巴指向二嫂,示意她也学着那麽做。二嫂看着我摇摇头,我没有强求她。这时,光碟中两个人开始做爱,女人站在床边撅着屁股,男人在后面进入,就在要射精的时候,男人突然拔出鸡巴,女人迅速转过身子蹲下来,同时张开嘴。男子自己撸起鸡巴,那精子射在女人的脸上、头发上、嘴里。二嫂对这个动作很感兴趣,说:「我们也像他那样啊?」于是,我们也在床边,学着光碟里面的动作做了起来。二嫂说:「一会不许射到我嘴里。」
  大约十分锺后,我有了射精的欲望,连忙拔出鸡巴。二嫂马上转过身子蹲下,嘴微微张开。我没有学光碟中的男子,而是直接把鸡巴顶进二嫂的嘴里。二嫂没有防备,急忙想躲开,可是脑袋已经被我抱住。我紧皱眉头,示意二嫂不要动,二嫂就用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,好像是说,你好意思在嘴里射吗?可是我哪里能忍得住,把鸡巴在嘴里抽插着,那精子狂射出来。二嫂嘴含着鸡巴,用责怪的目光看着我,即使我已经把手松开,她也没把鸡巴吐出来。
  鸡巴在二嫂的嘴里慢慢的变软,我轻轻的抽了出来,立刻精子顺着嘴里流了出来。二嫂连忙用手接住,想埋怨我,可刚说了一个「你……」就一阵恶心,连忙起身跑到厕所里,撅着屁股沖着坐便吐起来。我也跟了过去,一只手抚摸着屁股,一只手在后背上轻轻的摩擦。二嫂只是把嘴里的精子吐了出去,没有吐出午饭。
  「你,你,你坏死了。」二嫂回过身子,捶打着我,说。
  我把二嫂紧紧的拥抱,双手按住大屁股,坏笑着看着她。
  二嫂说:「说好了不许射在嘴里,你这个大坏蛋,还插人家嘴里射!」然后也抱住我,「你哥那东西,我从来都没用嘴碰过。」看了一眼电视,「我怎麽要和你做这个动作啊?」又依偎在我怀里,「告诉你噢,嘴里都让你射了,以后可要对我好些噢!」然后又攥住鸡巴,「这破东西,逮哪射哪,真不是东西。」最后惩罚我把她抱到床上去,还惩罚我给她穿衣服。
  第二天,二嫂说:「还像昨天那样,但这次决不许射我嘴里了。」于是,我们和昨天一样,在床边做爱。这次,二嫂的嘴紧紧的闭着,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用手撸。精子喷发出来,射到二嫂的脸上,头发上,有一团精子竟然从眉毛上一直流到鼻子上。二嫂没有擦拭脸上的精子,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慢慢软下来的鸡巴,然后,主动的张开嘴,含住鸡巴。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,二嫂给我做口交了。
  过了一天,我们还是这样做爱,这次虽没有做口交,是二嫂伸出小手给我做的手淫,精子又射在脸上,然后又含住我的鸡巴。
  以前,二嫂来例假的时候,总是她给我撸出来,可有了口交后,几乎没用过二嫂的手,即使在平时调情,二嫂也经常给我做口交。有一次,二嫂把精子咽了下去,然后张开嘴,说:「你也没射啊,你看,在哪里,在哪里?」我就笑着把二嫂搂在怀里。和二嫂做口交,我们花样翻新,有时我躺着,有时二嫂坐在那里,还有时候我们六九式……慢慢的,二嫂熟悉了我精子味道,说:「其实没有什麽味的。」很多时候,二嫂会调皮的吧嗒吧嗒嘴,说:「真好吃。」然后扑进我怀里撒娇。
  肛交我们也是看光碟学来的,当时是二嫂主动的。看着光碟,二嫂发出感歎:「屁眼也能做啊?」于是红着脸又说:「我也想那样。」于是我们开始做。二嫂的屁眼没有水,很难进入,即使是抹了淫水也困难。二嫂说:「抹点肥皂,也许就能痛快点了。」于是,她亲自出去打来一盆水,用肥皂在鸡巴上抹了。爲了更加顺利,我又拿起肥皂在屁眼上抹些。虽然进入还是有些困难,但是,我们成功了。事后,二嫂说:「没有什麽感觉,就是里面涨呼呼的。」我说:「可我觉得很爽。」二嫂红着脸说:「如果你愿意,以后随你了。」二嫂时常问我:「在嘴里和屁眼里,你舒服吗?给我讲讲心得。」我说:「嫂子,当我的鸡巴放在你嘴里的时候,我就想,这鸡巴真的幸福,能进入这麽漂亮女人,又是这麽漂亮的嘴里,而且这个漂亮的女人又这麽心甘情愿,我的心就别提多美了。」二嫂温顺的倒在我肚子上,用嘴和手玩弄着鸡巴。
  我接着说,「我一起最大的愿望,就是能好好摸一下嫂子的屁股,因爲嫂子的屁股是那麽的美。现在,我不但摸到了,还肏进屁眼里了,我真是快高兴死了。」二嫂会扭转身子,让我更好的抚摸屁股。
  「嫂子,我想求你点事。」我说,「以后你的嘴和屁眼不许给我哥。行吗?」二嫂笑了,说:「嘴你哥亲过,但从来也放进去过,他有过这样的要求,我没同意。屁眼嘛,他可没有你的鬼心眼。」
  「嫂子,我是说这两个地方是我的专用。」我说。
  「好好好,就给你留着,还不行吗?」二嫂说。
  「我们拉鈎发誓。」我伸出小指来。
  「好啊。」二嫂说。
  两个小指紧紧的拉在一起,我们相互的笑了,紧紧的拥抱在一起。
  在做爱的时候,我常常是搂着屁股,可非常不得劲,只有搂着二嫂的肩膀才能使上足够的力气。可这样,我就摸不到喜欢的屁股了。于是我想了一个办法,就是站着做爱。可是,二嫂没有我的身高,经常是把她抱起来。问题是,二嫂要把两条腿夹住我的腰,屁股就坚硬起来。我就让二嫂站在小闆凳上,只是小闆凳不是高就是低,很不方便。
  爲了这件事,我和二嫂都费尽了脑筋。最后二嫂说:「你还是找个木匠做一个吧。」这句话提醒了我,于是我量好了尺寸,找到一个木匠,花了一百多元,做了一个合适的小闆凳。当我把小闆凳拿到二嫂家的时候,二嫂高兴的站了上去,说:「这回试试。」我就把二嫂的衣服脱下来,然后站在二嫂的对面。二嫂把腿叉开,配合着我慢慢的把鸡巴插进阴道里。
  爲了防止二嫂被我撞歪了,我两只手紧紧的抱住屁股,鸡巴在阴道里使劲抽插。二嫂问:「你爲什麽非要这个姿势呢?」我说:「你看,我的鸡巴插进你的屄里,一只手摸着屁股,一只手摸着奶子,还能亲嘴,多好!」二嫂笑着说:「我还搂着你,是不是?」我说:「就是就是啊!」二嫂说:「你的鬼点子真多,以后你想这样就这样吧。」于是,我站着完成了射精。
  这天,我们又看光碟,一个乳交吸引了我们。二嫂的奶子很大,很适合做乳交。于是,我们学着光碟中的样子,二嫂躺在床上。我骑在二嫂的身上,把鸡巴放在两只奶子的中间。二嫂用两只手按住奶子,把鸡巴包裹在里面。我双手撑住床,屁股来回的动弹,鸡巴在两个奶子中间来回抽插。一股精子就射了出来,都射在二嫂那白净的脖子上。
  「看你那舒服样子,我都跟着舒服。」二嫂说。
  我曾经坐在沙发里,二嫂跪在我面前,也用两只奶子把我鸡巴紧紧包裹起来,而这时,我不需要动,二嫂把身子上下来回移动,也能完成乳交。这时我的手,在二嫂那漂亮的脸蛋上抚摸,嘴里说着动听的情话。二嫂则笑眯眯的看着我,一直等到我射精爲止。然后二嫂扑到我怀里,把身上的精子蹭了我一身,亲嘴欢笑。
  三、
  一年过去了,除了星期天星期六还有节假日,每天中午我都要到二嫂家,两个人尽情的欢愉。说句夸张的话,我射进二嫂阴道里的精子,足足能有一水舀子,射进嘴里和肛门里也能有半茶缸,这还没算二嫂给我撸出来的和乳交射在脖子上的。我们相处的很快乐,做爱的时候也很默契。
  又是一个春节过去了。这些天二嫂很气愤,因爲二哥和那女人更加频繁来往,即使回家,也不和二嫂做爱,反倒说看二嫂坐姿不好看。二嫂气的和他吵起来,二哥也生气了,说:「今晚我不回家了,单位有事。」二嫂气得说:「你爱回家不回家,死了我也不管。」二哥把脸沈着走了,狠狠的把门关上。
  二嫂看着二哥的背影,气得直哆嗦,给我打电话,说:「弟弟,你哥今晚不在家,你来啊!」我害怕二哥回家,推脱不去。二嫂说:「我不管,你必须来。
  你怎麽和小燕撒谎我不管,反正你得来。」二嫂说的很坚决。我说孩子在家,看到不好。二嫂说:「我现在就把孩子送我妈家去,你一会就过来。」我没有办法,只好和妻子说谎单位同事爸爸死了,我去帮忙,一宿回不来了。然后叫了一辆出租车,来到了二嫂的家。
  「妈的,他在外面找女人,我就找他妹夫玩。」二嫂见了我,狠狠的说一句,然后搂住我,「弟弟,今天你必须要我开心,不然就不放过你!」于是,我们脱衣解裤,上床做爱。二嫂已经发狂了,在做爱的时候,经常喊着:「肏我,肏我,使劲的肏啊!」我就抱住二嫂,鸡巴在阴道里使劲的抽插。
  到了半夜,我们就做了两次,二嫂有了四次高潮,而我也射了两回。做完爱,二嫂的觉得报复完了,心情也好了起来,我们相拥睡在一起。这是这一年里,很少一次和二嫂一起过夜。
  到了淩晨四点多,我醒来,想到昨晚二嫂的淫蕩,不禁心花怒放,在二嫂的身上抚摸起来。二嫂醒过来,问我是不是又想了?此时的我根本没想做爱,只是喜欢玩弄二嫂的身体,但见到这样问,就说是有点想了。二嫂把一只手握住鸡巴,一边亲吻一边撸起来。我已经射了两次,鸡巴软软的,可没过一会,鸡巴在二嫂的手里硬了起来。二嫂就搬动我的身躯,示意我做爱。
  「要不,我们再报复我哥一回?」我开着玩笑说。
  「嗯,再报复一回。」二嫂说。
  可是,鸡巴没有想象中的那麽坚硬,二嫂说:「我还是给你含一会吧。」于是,二嫂趴在我身上,把屁股对準了我,小嘴把鸡巴含住,随着脑袋上下移动,秀发也落在我的身上。这次,我没有舔阴道,而是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,一只手玩弄着奶子,一只手玩弄着阴道。我觉得我现在是最幸福的人,这麽一个漂亮的女人用嘴玩我的鸡巴,我在玩她的身体。想着想着,鸡巴竟然硬如钢铁一般。
  「硬了。来吧。」二嫂起身,然后倒下,分开两条雪白的大腿。
  我只好硬个头皮上去,把鸡巴插进阴道里。几经折腾,二嫂又来高潮,但我还没有射。说句实话,我真的有些射不出来了。二嫂问我射了没有?我说没射。
  二嫂问想射不?我说再玩一会。二嫂点点头,随我玩弄。一个小时过去了,我仍然没有射,而此时的二嫂阴道里已经干涩,没有多少水分了。二嫂说如果射不出来就算了,我们中午接着玩。可我说时间还有的是,在玩一会。二嫂点点头,闭上美丽的眼睛。
  「嫂子。」我轻轻的叫着。
  「嗯?」二嫂睁开眼睛看着我。
  「我哥不爱肏你,我来肏你!」我说。
  二嫂一愣,但马上反应过来,点头说:「嗯,你就使劲肏吧。」几句调情的话,再次点燃我们性欲的火焰,我的鸡巴比刚才硬了,二嫂的阴道里也有水了。看起来,只有说些情话,才能让这次做爱成功啊。于是,我一边肏着二嫂,一边开始了第一次做爱的时候的聊天。
  「嫂子,你爱让我肏吗?」
  「爱让,你随便肏吧!」
  「嫂子,你爱让我肏你哪里?」
  「你爱肏哪里就肏哪里?嘴和屁眼,你随便。」「嫂子,你爱让我肏你的屄吗?」
  「爱!」
  「不行嫂子,我不要你说一个字。」
  「噢,我的屄爱让你肏,行不?」
  「不行,你说出爱让我什麽肏你的屄。」
  「好好,我爱让你的大鸡吧肏我的屄!这回呢?」「还不行,你得说出名字来。」
  一个女人再淫蕩,当要说自己的名字来,也要不好意思,二嫂的脸顿时红了,但还是鼓起勇气,说:「我曲晶晶的屄爱让你肏。 」「我是谁啊,怎麽没有名字吗?重说重说。」我搂着二嫂催促着。
  「我曲晶晶的屄爱让美月的妹夫弟弟肏。 」
  「不行不行,还没说我用什麽肏呢。」
  「好好,我曲晶晶的屄爱让美月的妹夫弟弟的大鸡吧肏。 」说完把脸藏在我身下。
  「这回还差不多。」
  「那你呢?你也要说,和我说的一样,到我答应了爲止。」二嫂撅起小嘴巴,说。
  「好,我说。我弟弟的大鸡吧,最爱肏我嫂子曲晶晶的大肥屄!」这一段对白,使我们两人兴趣高涨,做爱也都有了激情。二嫂竟然又要高潮,说:「弟弟,先别射,我好像又要上劲了。」
  「嫂子,你知道吗?那年,你趴在床上看书,我在一旁偷看你的屁股,我当时馋坏了,真想上去摸啊。」
  「噢,你现在就摸吧。」二嫂把屁股擡起来,让我一只手放进去。
  「嫂子,那年,你打麻将的时候,奶子放在桌子上,也把我馋坏了。」「嗯,现在是你的了,摸吧。」二嫂拉住我的手,放在奶子上。
  「嫂子,那年你和我哥撒娇,那嘴非常好看,当时我就想亲你了。」「好好,你亲吧,我愿意你亲。」
  「嫂子,搂住我。」我把嘴凑上去,亲住二嫂的嘴,二嫂紧紧的把我搂住。
  良久,我说:「嫂子,我哥平时看见你和男人说话都嫉妒,你看看我俩,不但说着话,鸡巴还在你的屄里,手摸着屁股和奶子,还亲着嘴。这要是让我哥看到了,得气成什麽样?」
  「呵呵,我还这麽主动的抱着你。」
  「关键我们说的都是肏屄的情话啊!」
  「嗯,是的是的,我还求你弟弟,使劲肏我曲晶晶的大肥屄……哎呀……弟弟……使劲肏啊……求你了……肏我曲晶晶的大肥屄啊……我曲晶晶的屄就让你弟弟肏……哦……哦……肏啊,肏啊……我喜欢你的大鸡吧……以后你肏我哪里都行……我让你随便肏……」说着说着,二嫂再一次高潮来了。这次高潮和往常不一样,持续很长时间,越是叫高潮就越强烈。
  在二嫂高潮过后,我也有了射精的欲望了。我轻轻亲吻着二嫂的耳朵,说:
  「嫂子,爱要我的精子吗?」
  「爱要,你就射吧。」
  「嫂子,你要把话说全了啊。」
  「嗯,我曲晶晶的屄里,很需要美月妹夫弟弟鸡巴里的精子,求求你,快射我的屄里吧!」
  「你的嘴里爱要不?屁眼里呢?」
  「弟弟,你喜欢往哪里射就往哪里射,但今天一定要射我的屄里,求求你了。」这时,我开始射精。二嫂数着数:「一下、两下、三下……太好了,你射的这麽多啊。等中午的时候,一定要射我嘴里,明天射我屁眼里,行不?你必须满足我。」
  我拔出鸡巴,亲了二嫂一口,说:「嫂子,我一定按着你的话去做。」「弟弟,你真好。」二嫂回吻着我,说。
  这一天是我最难忘的一天,也是一道分水岭。就是从这一天开始,我和二嫂的关系更密切了,就好像一对亲密的夫妻。二嫂也是很开心的,她不再管二哥外面有女人的事了,而把那份爱情都托付在我的身上。我们的事,一直就是我们俩知道,谁也不会告诉的。我亲着二嫂的嘴,鸡巴插进二嫂的阴道里,一只手摸屁股,一只手摸奶子,一边肏屄一边聊天的模式,也传了下来。我说:「我们这才是伟大的浪漫爱情!」二嫂点头承认。
  再说二哥,见二嫂不再管他和那女人的事了,就连争吵都没有了,心中非常高兴,到处显摆,说自己有两个媳妇,一个主内一个主外。二哥的同事都很羡慕二哥,都说二哥能耐。可二哥万万没想到的是,正当他和那女人欢愉的时候,他的媳妇我的二嫂,正在我身下舒服的呻吟着,就连他始终没有碰到的嘴和屁眼,正在接受我鸡巴的洗礼呢!